來自?娛樂?2020-04-13 12:20 的文章

秩名,上門的熟女,汽車后排座日媽媽

    這天晚上,父母都不在家,也不知道彵們到底去了哪里,只剩我獨自一人。(w-w-w.feisuxs.c-o-m)正在無聊的打發時間時,門別傳來一個清細的、略帶磁性的女聲:“請問xxx在家嗎”我原本是最討厭陌生人來串門的,但仔細聽去,只感受那嗓音很柔和,且仿佛有一種撩撥的意味在挑逗房子里的主人。

 
    我頓時跑到門邊,從貓眼向外看,只見一個豐姿嬌媚的女人站在門前,放出婉轉鶯啼般的聲音在那里叫門。獨自在家的我頓時發生了一串聯想,立刻回憶起在日本a片里看過的各種不可思議的艷遇也許今天我能試著仿照一下我打開門,和這個女人面對面的站著。
 
    “請問xxx在家嗎”女人再次問道。
 
 
    “抱愧,我父親不在。”我乘隙仔細端詳著:讓我不測的是,盡管她的聲音非常清脆悅耳,
 
    但我必定這女人已有三十八、九歲了,是個十足的熟女;頭發微微發黃,顯然染過發;這婦人穿著一件低胸的連衣裙,把豐滿的玉臂和粉頸都露了出來;小腿白皙纖細,沒有穿襪子的小腳踏著一雙紅鞋。我不能說這婦人長得多都雅,但從她性感的穿著和細嫩的嗓音里,我感應她是個燎人心脾的熟女。
 
    “哦,你老爸不在家”婦人再次問道,俏眼下意識的朝屋里看了看,“我能進來等一會兒嗎行嗎”
 
    在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話,我一反常態的歡迎了這個熟女:“好吧,請坐。如果有什么急事,我能轉告。”“感謝,你真客氣”女人啟櫻唇、動皓齒,放出一串靈騷的女聲說道,“你老爸什么時候能回來呢”
 
    “我也說不準,一般都很晚吧。”我這時倒但愿父親今晚最好別回家了。我一邊說話,一邊繼續端詳坐在沙發上的婦人:她確實不標致,但成熟風流的體態讓我心醉神秘,那合在一起微微彎曲的白腿、搭在膝蓋上的纖纖玉筍、粉黛紅唇以及攝人魂魄的妙語中年婦人除了出客赴宴,還這么愛服裝,必定有一顆不安分的淫心。賣弄風情原是少女的賦性,但半老徐娘居然也似少女般故作嬌柔,那便令人有了此外念頭。也許是我搞錯了也許越是徐娘越愛嶄露本身的嬌羞媚態,以此來證明本身仍然擁有女孩的魅力么
 
    我無法按耐住本身逐漸燃起的欲望,死死的盯著婦人的臉、胸、手臂以至全身,死盯著熟女略微翹起的大腿和豐臀的線條,拼命的欣賞著。可能是我的掉態被婦人發覺到了,她有點尷尬的坐直了身體說道:“哦,既然你老爸還沒回來,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
 
    可惜我正在掉望的時候,又聽見婦人說:“你有筆嗎我想給你老爸留個便條。”哼哼,這個騷婦,一個中年女人給有婦之夫留便條還問我有沒有“筆”你不知道在英語里“筆”和“陰莖”是同義詞么
 
    我就拿出一支鉛筆給她,倒看這廝能玩什么花樣出來,如果她敢不軌的傷害母親,我決計不會放過她婦人隨即寫了便條交給我。我略略瀏覽了一下,無非是請父親輔佐,此中夾雜了幾句殷勤獻媚的言詞。我微笑了一下,心里卻升起一股惡毒的怒火熟女起身籌備分開,我上前挽留:“
 
    再坐一會吧這么快就走,還沒請你喝杯茶的。說不定我父親就快回來了。”婦人躊躇了一下,還是坐了下來,她嬌笑聲聲的騷音說道:“麻煩你了。”不麻煩絕對不麻煩我一會兒就要你都雅
 
    我之所以違心的挽留這個騷貨是有原因的:對干父親沾花惹草的行徑我也早有耳聞,母親為此和父親吵過好多次。我很愛母親,不允許別人對她有什么傷害;但我也不愿去指責父親,必盡彵待我千依百順,視如掌上明珠一樣疼愛。我咬牙切齒的仇視那些蠱惑父親的賤貨,發誓一旦找到機會,就要狠狠的報復彵們。
 
    我給眼前這個眉飛色舞的騷逼端了一杯下了春藥的濃茶,份量不多,能保證她還能頭腦清醒的走出去。婦人笑臉盈盈的喝了幾口,妖媚十足的笑道:“你真能干呢,沒想到你老爸還有這么一個細心的兒子。”能干呵呵哈哈哈,我當然很能“干”你這個浪婦了
 
    婦人喝下春藥后,過了十幾分鐘,感應面紅耳赤,坐立不安。我故意問道:“哦,你熱嗎對不起,忘了開空調了。天氣是夠熱的。”我打開空調后,若無其事的坐到婦人的身邊,問道:“好點了嗎抱愧,只顧說話去了。”
 
    “嗯,好多了。”婦人又笑著用靈騷的嗓音說,“你還在讀書嗎什么時候畢業呢”哼,什么時候畢業與你有關嗎我曖昧的笑道:“快了,頓時就畢業了。”
 
    “哦,不簡單呀”婦人獻媚的說著,同時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翹起二郎腿的大腿縫里,輕輕的摸索著。我看得出,她把大腿夾得很緊,另一只手放在胸前,微微的擦動。
 
    “沒什么,大學畢業而已,以后還要繼續讀書的。”我說著,又向她那邊靠了靠。婦人顯然已經不在意我的行為,她只顧奉承、吹噓:“是嗎你真行阿將來會當大老板呀”我根柢無意當什么老板,只想過得沉靜自在些。唉,淡薄寧靜又豈是這種市儈的婦人所能理解的我現在只想整整這個女人。

>>>>本文《上門的熟女》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