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1-05 11:59 的文章

高質量肉長篇小說在線,被解衣吸奶小說,不行太深了頂破死了 寶貝我有點大你忍一下_都市逍遙少年

眼前一抹雪白,煞是誘人,我滿懷著憧憬的想再試試,畢竟我還沒有真正嘗過女人的滋味。

 

“你這里太臭了,被你弄的粘糊糊的好難受,我要回去洗澡。”

 

“可是……”

 

“剛才不是弄過了,還不算破瓜嗎?”

 

我:“……”

 

“我不管,反正我要回去了。”

 

此刻的我,真的不敢強留她,打心眼里的恐懼感還是有的,我只能低聲勸:“你不讓我弄可以,不過我有言在先,如果你男人出什么事別怪我。”

 

“烏鴉嘴,放臭屁!不許你說喪氣話!”

 

“好好好,我不說行了吧。”我臉色有些難看,“反之,出了什么事,跟我無關。”

 

“你才出事呢,你們全家都出事!”

 

我大汗。

 

穿好衣服扔了個紅包給我,靈琴清開門離開了。

 

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剛才太緊張了,只顧著瞎摸亂親的,現在居然想回味都既不太清楚了。

 

真特娘的操蛋。

 

現在人走床空,我只能獨自嘆息,唉,剛才太窩囊了,居然到了門口也沒辦成。

 

不過,靈琴清的身材真的好。

 

她男人有艷福了,娶了這么漂亮的女人!

 

此時的我不但不感覺累,反而覺得很興奮。

 

要是讓我再來一次,我絕對能弄進去,也要讓靈琴清那個小娘們知道我的厲害。

 

這一晚,我睡的很甜。

 

第二天靈琴清和洪森偉新婚,大擺筵席,風光無限。

 

不愧是大戶人家,請的酒席都有幾十桌。

 

莊戶人家能來的都來了,親戚朋友高朋滿座。

 

我當然也到場了。

 

作為開光師,我可是有一份功勞的,而且不用給份子錢。

 

免費吃喜酒我當然樂意了,他們也把我當做貴客,給我坐在最好的席位上吃飯。

 

晚上宴席開始的時候,跟我一桌吃飯的還有我表姐,褚鱈襄。

 

我表姐也是村里頂尖的漂亮女人,她跟靈琴清是同學又是同年,兩個人關系特別好。

 

雖說是表姐,可她一直看不起我這個窮表弟。

 

我爸媽剛去世那段時間,我也去我姨媽家住過一陣子,那時候我表姐就非常討厭我,動不動就對我拳打腳踢的,虐待我。

 

那時候我小,不懂事,也不敢反抗。

 

只知道,我必須離開,寧愿做乞丐,也不被她欺負。

 

現在,我們倆坐在一桌吃飯,跟仇人差不多,根本沒有什么話好說。

 

“小貝啊,下個月你表姐也要出嫁,到時候你還得給你表姐開光。”媒婆王婆說道。

 

我擦。

QQ截圖20190223162346.jpg 

這消息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啊,驚得我筷子都掉地上了。

 

這不是捉弄人嗎?

 

怎么對頭一個個的都要出嫁。

 

全趕一起了?

 

我表姐,要我給開光。

 

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說句不好聽的,我連想都不敢想,那是什么樣的畫面。

 

“王媽,別這么說,說不定啊下個月不是他呢?能活到那時候再說。”褚鱈襄紅著臉說。

 

尼瑪,真是一對璧人啊。

 

一對毒舌,都不帶變樣的。

 

“襄襄,這大喜的日子,別說不吉利的話。”王媽急忙說道。

 

我低著頭也不搭話。

 

反之,過幾天,她就要被我破瓜了,到時候再說。

 

接下來,喜娘新郎出來敬酒,眾親友將他們送入洞房。

 

看著靈琴清水靈靈的俏模樣,再回想起昨晚她在床上的曼妙身姿,我忍不住又有了反應。

 

表姐似乎看到了我的反應,眼中滿是不屑,好像她有多純潔似的。

 

“等著吧,等你破瓜那天,再弄你!”

 

沒等來表姐破瓜,卻等來了第二天的喪炮。

 

洪森偉,死了

 

死在了新婚之夜,死在了靈琴清身上。

 

我聽到消息的時候,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著:“完蛋了,這下完蛋了。”

 

因為我沒給靈琴清開光成功,洪森偉才在新婚之夜橫死的。

 

血光之災啊。

 

我心里忐忑不安。

 

洪家一片哀嚎,喜事還沒辦完就變成了喪事,換做誰看了都難免唏噓。

 

不少人都在偷偷議論洪森偉的死因。

 

洪森偉長的五大三粗的身體很棒,不像是短命鬼的樣子才對。

 

平時除了有把子力氣,人也比較憨厚,不是那種奸猾狡詐之徒。

 

可誰能想到,昨晚新婚之夜,他回到房間的時候就直接睡了,也沒圓房,把嬌滴滴的新娘子扔在一邊,守了空房。

 

一夜都沒見他有什么動靜,等到早上起來的時候,洪森偉沒氣了,死在了床上。

 

洪森偉的死狀很有些恐怖,張著大嘴全身僵硬,臉色鐵青,好像是中了邪一樣,臉眼都半睜著,猙獰可怖的樣子嚇壞了眾人。

 

“堂哥怎么會死在床上?說,你對他做了什么?”一個人指著靈琴清怒喝道。

 

他叫程基勤,是洪森偉的表弟。

 

據說是社會人,背后穩著一條龍直到胸口一個龍頭張著嘴,看上去有些唬人。

 

聽村里人說,他在外面專門幫別人要債,村里人對他也都是敬而遠之。

 

“我沒干什么啊,什么都沒做。你可別冤枉我啊,我也不想守寡啊。”靈琴清哭著說。

 

程基勤冷笑著,“我哥昨天好好的,為什么進了房就死了?你得給我們個說法,不然!哼哼。”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陰狠,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

 

這家伙,十足的狠角色,難纏。

 

靈琴清早就嚇的亂了方寸。

 

我看著她的眼睛瞄向我的時候,心里一沉,“麻痹,這婊子要出賣我了。”

 

剛要抬腿走人的功夫,靈琴清指著我喊道:“是他,章小貝,都怪他!”

 

我尼瑪,這娘們!老子沒給你破瓜,沒睡你,還錯了?

 

沒等我多想就被程基勤拽著胳膊,推倒在靈琴清的面前。

 

“想溜?不把事情說清楚,誰也別想走!”程基勤重重的踢了我一腳,屁股生疼。

 

“都怪他,是他沒給我破瓜,才把森偉害死的,就是他!”

 

人群頓時一陣嘩然。

 

洪森偉的家人父母兄弟更是勃然大怒,撲上來對我就是狠狠的一頓揍,質問我為什么不給靈琴清破瓜。

 

我沒辦法,被逼著把當晚的情況如實說了。

 

“沒用的廢物!”程基勤神色怪異的看著我倆,怒喝道:“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拿了錢不辦事,讓我哥送了命,得給我哥陪葬!”

 

“關我屁事啊,當時我沒成功可第一次沒成,我還想再來一次,是她不給我機會提起褲子就走了。”我大驚失色,大聲的辯解道。

 

“你倆一起給我兒陪葬!”洪森偉的父親洪謾廣怒喝道。

 

于是,我和靈琴清一起被洪家人關了起來。

 

“都怪你啊,沒用的廢物,要不是你我怎么會被害的要跟你一起給那個死鬼陪葬?都怪你,都怪你!”靈琴清一陣拳打腳踢的對我。

 

我抱著頭任由她打我。

 

到了這份上,馬上都要陪葬了,打幾下也沒什么。

 

我現在心里亂糟糟的,根本感覺不到疼。

 

忽然間,我想起了表姐昨天說詛咒我早死的話。

 

麻痹,女人的嘴,真特么的夠毒的。

 

這才剛過夜,就快成真了。

 

可惜了,沒有睡成靈琴清已經很虧了,表姐的身體也可能睡不到了。

 

好氣啊。

 

“嗚嗚……我還這么年輕不想死。還沒有活夠,還沒嘗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想安慰她,但話到嘴邊又生生咽了回去。

 

“如果你想在死前嘗嘗女人的滋味,這個,我可以幫你。誰叫你和這廢物沒有破瓜?你這是活該!”

 

“今天,就讓我來幫幫你。”

 

“破瓜,這個我最拿手了!”

我抬頭一看,竟然是程基勤。

 

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靈琴清警惕地望著程基勤問:“你……你什么意思?”

 

程基勤正色道:“你不是想嘗嘗做女人的滋味嗎?這個我可以幫你。”

 

“幫我?”靈琴清一怔,叫道:“想睡我!門都沒有!”

 

“你讓我睡一次,伺候我開心了也許我能說服他們把你放了。”程基勤說道。

 

“真的?”靈琴清眼睛一亮。

 

“當然是真的。”程基勤的眼中閃著邪光一步步的靠近。

 

我實在看不下去,失落的一批,靈琴清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要被程基勤睡,簡直是好白菜被豬拱啊。

 

她的第一次本該是屬于我的,反倒是程基勤占了便宜。

 

“喂,小子。”程基勤輕蔑地朝我看了一眼,說道:“讓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眼看著他要去脫靈琴清的褲子。

 

靈琴清突然推開程基勤朝門口跑去。

 

“操!”程基勤干罵了一聲,被靈琴清推得坐倒在地。

 

待他爬起來時,靈琴清已跑出了門外。

 

“臭婊子,你給我站住!”程基勤叫罵著追了出去。

 

我愣了一下,見門口沒人,也趕緊跑了出去。

 

麻痹,還沒跑多遠就被人發現了。“章小貝,你給我回來!”

 

我大驚,咬著牙拼了命的狂奔。

 

后面立即有好幾個人追了上來。

 

這時候是上午,村子里有很多人,要是他們圍堵我,我絕對逃不了。見后面來追我的人越來越近,我徑直朝村子后山跑去。

 

這些年我經常在山上打獵撿蘑菇摘野果,沒有人比我更熟悉后山了,我自信一旦到了山上,他們就別想再抓到我。

 

果然,我一頭鉆進山里后,那些人就停了下來,然后轉頭回去了。

 

我準備在山上呆兩三天,待程基勤下葬后再回去。

 

突然,從山上傳來一道叫罵聲,我仔細一聽,像是靈琴清的聲音。

 

我略一猶豫,悄悄朝聲音所發出的地方潛去。

 

待近了,我驚訝地發現,程基勤竟然將靈琴清壓在了地上。

 

“放開我!你敢這樣對我,我可是你嫂子!”靈琴清說道。

 

“嘿嘿,你不是沒跟我堂哥洞房嗎?算什么嫂子?你跟我好,我可以保你不死。”程基勤邊說邊要去脫靈琴清的褲子。

 

“我死也不跟你好!”靈琴清不斷掙扎。但是,她被程基勤壓得死死地,怎么掙扎也掙脫不了。

 

“既然你想死,不如在死前讓我舒服一回。”程基勤猥瑣地說道。

>>>>本文《都市逍遙少年》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