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1-05 11:57 的文章

滛男亂女在閱讀全文,護士,小妖精我做的你舒不舒服 現言很肉到處做_都市絕品狂少

“嗯哼……”林子惠皺著眉頭,忍不住發出一聲低鳴。

 

 

這么輕輕的撓,對緩解漲疼一點效果都沒,反而多了幾絲瘙癢之感,讓林子惠欲罷不能。

 

 

“阿正,你給嫂子再加大點力氣,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說完,她竟然抓起陳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圓出力,大力的按起。

 

 

陳正的魂兒簡直都要爽飛了,之前他腦子恢復,也只是窺探,不敢親手觸摸。

 

 

畢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義上的嫂子啊!

 

 

現在是林子惠主動要求,不是自己的過錯!

 

 

陳正紅著眼眶,兩手一起抓,都變形了,從外面一直往里推了過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驚的看了陳正一眼,本來疼的難以忍受,死馬當活馬醫,讓他試試,可沒想到效果還不錯,巨疼得到了些許緩解。

 

 

而且,這么一雙手,肆意的把弄,強烈的舒爽感壓過了內心的羞恥,心跳如麻,浮想綿綿。

 

 

自從她嫁給了她老公陳明,每次羞羞的時候都是速戰速決,從未體驗過女人真正的樂趣,等她懷孕后,陳明又擔心動了胎氣,孕期一次都沒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國外務工,可想而知內心有多么空虛、寂寞啊。

 

 

而現在被他傻子弟弟陳正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徹底點燃了。

 

 

陳正多按了幾下,林子惠隨之痛叫了幾聲,額頭冒出冷汗。

QQ截圖20180716144435.jpg 

“怎么了?”陳正裝著傻乎乎的樣子,松開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會更疼……”林子惠顫抖道。

 

 

陳正猛地吞了口口水。“可是我有點餓了。”

 

 

現在這一大團,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這要是吃上一口,豈不是爽上天了?

 

 

陳正裝傻還裝的真像,估計也是看準了林子惠的心思。

 

 

“餓了?”林子惠突然腦瓜開竅,以前她看過一點醫學知識,這種情況,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慮完后,望了望陳正,羞愧不已,可轉念一想,他是個傻子,懂什么呢?讓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

 

 

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子惠壓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餓了的話,就喝吧,寶寶能喝,你也可以!”

 

 

這話一聽,陳正的腦瓜瞬間炸開了,啥都不管了,跟個瘋子一樣,直接撲在了林子惠的懷里,咬住,然后大口起來!

 

 

咕嚕!

 

 

一陣陣濃香沿著喉嚨,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

 

 

林子惠忍不住興奮,美眸睜的大大,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這么做都只是為了寶寶……

 

 

可突然,一陣詭異的柔軟感在胸前纏繞起來,酥麻的更強烈了,竟讓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腦袋,緊緊地摁在懷里。

 

 

細細一看!

 

 

這讓她頓時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開。

 

 

迷糊中睜開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見阿正的褲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褲子給炸開了。

 

 

“阿正……”

 

 

頓時,林子惠腦袋一片空白,腦子里只剩下一種無恥的念頭。

 

 

“咋了?”陳正突然抬頭,瞄了一眼嫂子臉上的表情,判定她現在肯定是對我著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點。”林子惠的語氣幾絲柔弱,帶了點嬌羞。

 

 

陳正聞言,眼光一涼,知道她已經情難自已,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備,還裝著傻傻的樣子,問:‘嫂子,不是這里被蚊子咬了啊?’

 

 

林子惠羞愧的面紅耳赤,渾身麻軟,有點無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點幫幫嫂子啊……”

 

 

“哪里?”

 

 

“往下一點嘛。”林子惠目送秋波,看著懷里的男人,雙腿不禁夾了夾,減輕那種瘙癢感。

 

 

陳正顫抖的手,將嫂子的衣扣,一顆顆的解開,完美之處瞬間綻放!

 

 

“是這里嗎?”

 

 

陳正指著林子惠的小腹處。

 

 

“嗯。”林子惠微微點頭。

 

 

陳正就伸出了舌頭,沿著腹部的白皙,緩緩往下。

 

 

“繼續,繼續……”

 

 

林子惠扭擺著小蠻腰,渾身熱的發燙,不由得將肚皮往陳正臉上擠壓,腿腳往他胳膊上磨蹭。

 

 

陳正早已邪火怒燒,一路往下,在小腹處打了三個圈圈,吧唧吧唧的。

 

 

這種感覺,都要把林子惠給急瘋了,她以前那里享受過這等舒暢啊?

 

 

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輕易的就跟他結婚?現在后悔了,可是還有補救的機會嗎?

 

 

不知不覺間,她竟然將長裙褪下。

迎面而來的熱氣,讓陳正腦袋一片空白,立馬低頭,一陣狂吸。

 

 

可正在這時。

 

 

哇哇!

 

 

旁邊傳來寶寶的哭鬧聲。

 

 

林子惠這才猛然驚醒,想著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

 

 

阿正再傻,他也是個男人,可不能突破這個底線啊,不然不光對不起自己老公,也無法做人了喲!

 

 

“行了,到此為止吧,謝謝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褲子,抱著寶寶,狼狽的從屋內走出。

 

 

此時的陳正一臉懵逼,欲哭無淚,剛提上的興致,這就結束了?

 

 

身下早已火熱,漲得難受,卻中途被暫停了,這種滋味虧了真是折磨啊!

 

 

陳正長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一陣,可腦海里依舊浮現著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膚。

 

 

一想到這,異常難受,壓抑,甚至有點微微泛疼。

 

 

他想去沖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剛到院子里,突然聽見一陣迷人的嗓音,從偏房傳出。

 

 

仔細一看,竟發現偏房里,嫂子閉著眼,打了一盆熱水,俏臉紅潤,用毛巾磨蹭著身子。

 

 

她享受著這種自我安慰的愉悅,雖然知道這很羞恥,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虛寂寞,突然被阿正點燃,宛若打開了心靈的窗戶,瞬間淪陷。

 

 

她閉著眼,開始幻想阿正。

 

 

陳正本來就難受的要死,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腦子嗡嗡叫!

 

 

現在寶寶睡著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無人能打擾我們之間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瘋狂的注意。

 

 

當然,他還是在裝傻,躡手躡腳的進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動靜,回頭,慌張的提起褲子。

 

 

但看見阿正褲衩的動靜時,暖流肆意,那里癢得不行。

 

 

“嫂嫂子,熱,熱,洗澡澡……”阿正裝的傻里傻氣,對林子惠呆滯的說道。

 

 

“好,好啊……”

 

 

林子惠顫抖道,眼神一直勾著阿正的褲衩看。

 

 

這幾年,阿正因為是個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顧,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樣說服自己。

 

 

再說,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樣,很好哄,他一定能給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戶戶都睡炕上了,就算鬧出再大動靜,也不會被察覺。

 

 

想到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話,得把衣服脫光才可以。”

 

 

“哦。”陳正點了點頭,但裝的很笨拙的樣子,手忙腳亂,難脫。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幫阿正脫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結實,孔武有力的肌肉凸顯出來,在暗黃燈光下散發著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見狀,開始有點癡迷起來,突然有點埋怨為什么自己老公沒遺傳到這么好的身材呢?

 

 

隨后,竟當著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塊腹肌的小腹,覆蓋上去。

 

 

陳正感覺舒服極了。

很快,他就被弄得邪火焚身,如果不是克制了,早就推倒了!

 

 

“好熱熱……”陳正不禁喘道。

 

 

“阿正,你別急哦,嫂子這就讓你涼快涼快哦。”林子惠眼睛一亮,伸出手抓住了陳正寬松的褲頭,輕輕往下一拉。

 

 

只見褲頭里隱藏的恐怖,嘴巴微微張開,貪戀又有點害怕的盯著。

 

 

陳正異常難受,抓住自己的底褲,想脫下來。

 

 

“先不要……”林子惠驚呼一聲,到了關鍵點,她有開始猶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脫嗎?”陳正裝的傻里傻氣的問。

 

 

“先洗上面吧……”林子惠還是忍了忍,咬著貝齒,目光依舊停在陳正的褲衩上流連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氣,意圖讓自己先冷靜下來,隨后拿著肥皂給陳正身上涂抹,輕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處輕擦起來。

 

 

每一次溫柔的滑動,都讓陳正渾身微顫,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這兒,這兒,還沒擦呢。”

 

 

陳正指著胸口。

 

 

林子惠愣了愣,俏臉微微一紅。“別,別著急,嫂子,這就給你洗。”

>>>>本文《都市絕品狂少》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