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11-05 11:55 的文章

腿張開再深點好爽寶貝,寶貝真乖濕夾得我好爽,小妖精你噴的到處都是 他摟著她的腰不斷的沖刺

我頓時遭受雷擊,腦子頓時清醒了大半,我今天要是做了,事后被發現,怕是要丟了飯碗。

 

我匆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陳雅重新躺倒在沙發上,嘴里叫喊著要喝水。

 

我拿過水杯,里面的水已經所剩無幾,正要重新去倒,沙發上又一陣動靜,陳雅居然吐了。

 

沙發上還好,但是衣服粘上很多。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她的衣服給脫下來,但是剛要動手就傻了眼,她這小禮服是一體的,要是一脫,就剩里面一套里衣了。

 

糾結了一陣,我還是決定先幫她脫下來,不過實在心虛得很。

 

“嫂子,你衣服臟了,我給你脫下來好吧?”

 

她趴在那里似乎是睡了過去,我也不管她能不能聽懂,權當給自己壯膽,說完我便動手把她的衣服脫了下來。

 

她穿著黑色的成套蕾絲里衣,聽說穿黑色里衣的大多是欲求不滿或者是那方面的渴望強烈。

 

她的皮膚是那么細膩白皙,渾身沒有一點多余的脂肪,兩條長腿讓人看著直想摸一把。

 

徐勇整日在外鬼混,留下陳雅這么漂亮的美人獨守空房,簡直就是罪惡!

 

陳雅嚶嚀了一聲,似乎有些難受,手臂往后一扭,直接解開了里衣的扣子,又一個翻身,那飽滿的景色一下子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哪兒受得住這種刺激,當即猛吸了一口氣,一股邪火直沖腦門。

 

平日徐勇對我就不怎么好,飯碗丟就丟吧,能得到這么漂亮得美人也值了,管他媽的!

 

我直接撲了上去,熱烈的吻住她,一手抓住了她的那片雪白。

 

或許是這次我太過粗魯,她不安的扭動了幾下,發出一聲銷魂的喘息,滑膩的肌膚在我身上一陣摩擦。

 

這下我完全控制不住了,一手揉捏著她的飽滿,一手順著腰腹往下......

 

陳雅身體猛的一顫,眼皮顫動著像是要睜開。

 

我看得心中大駭,該不是這時候要醒過來吧!

 

我看著她,呼吸都要暫停了,但是這時候她雙腿忽然一緊把我的手給夾住,臉色也微微有些泛紅。

 

我緊張得咽了一口,看她的樣子,莫非是來了反應?

 

沒等我多想,陳雅又是一聲嬌喘,似乎是專門為了肯定我的想法。

 

我整個人幾乎要燃燒了起來,當即把她底褲一拉,直接給脫了下來。

 

這下,陳雅誘人的身體終于完整的暴露在我的眼前,起伏的曲線,細膩的肌膚,這時候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忍不住!

 

“嫂子……”

 

我喊了一聲,嘴里前所未有的干,連聲音都在顫抖。而陳雅手臂一動,正好抓在我的跨間,我徹底失去了理智,直接撲了上去。

 

我忘情的撫摸著,親吻著,她也被我勾起了火,懵懂的扭動著身子回應。

 

我的雙手不停在她身上游走著,她的皮膚是那么嫩滑,讓人一摸上就停不下來。

QQ截圖20190319153241.jpg

不知不覺間,我也衣衫半解,陳雅的皮膚透著一股誘人的粉紅,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提槍進入,但是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了一陣刺耳的鈴聲。

 

我拿過一看,居然是徐勇!

 

我咽了咽口水,然后接通。

 

“勇哥,怎么了?”

 

那邊他的聲音顯得有些急躁:“陳雅送回去了吧?”

 

一提到陳雅,我頓時緊張:“到……到了。”

 

“那行,小倩有事要回學校,真是掃興,我回來了,馬上到。”

 

他似乎沒聽出來我的異常,說完便掛了電話。

 

只是這一句話直接把我嚇得愣在原地,小腿都在打顫,要是回來他撞見這一幕,我可就死定了!

 

我趕緊慌忙的把陳雅的里衣穿好,再看那件小禮服,滿是污穢,是不能再穿了,趕緊又去拿了另外一件給她套上。

 

而那件小禮服,我順手裝進了自己的包里。

 

做完這一切沒多久,徐勇到了,直接開門而進。

 

“她沒事吧?”徐勇指著躺在沙發上的陳雅,隨口問到。

 

我搖了搖頭不敢說話,害怕他聽出異常。幸好他并沒有什么懷疑。

 

我沒敢多待,趕緊回去,到了家才把陳雅的小禮服拿了出來。

 

洗好了晾上,看著小禮服,陳雅婀娜的身姿仿佛又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同時覺得有些遺憾。

 

不過接陳雅回家這事經常發生,只要膽子大,以后這種機會還多得是。

 

這么想著,我心情算是好點,洗漱睡下了。

 

第二天我休息,本來打算好好睡個懶覺,但是一大早就有人來敲門,一開門,外面居然是陳雅。

 

我頓時有些做賊心虛,她現在找過來,莫非是想起我昨晚干的事了?

 

“嫂子,你來這里干什么?”

 

陳雅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我趕緊招呼她到沙發坐,但是沒走兩步,陳雅就愣在原地,目光盯著某處。

 

我順著看去,發現她正盯著那件小禮服,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嫂子,那衣服是……”

 

我慌張的想要解釋,但是陳雅揮手打斷我說話,然后坐到沙發上,問到:“昨天晚上你是送我回家的,衣服也是你給我換的?”

 

我點點頭,硬著頭皮道:“你都吐了一身,我總不能把你扔在那里吧?”

 

陳雅臉色有些冷:“你可以讓徐勇來。”

 

我覺得有些好笑,徐勇在外面采野花都兩年多了,難為陳雅還想著他,難道她就沒察覺到一點不對嗎?

 

“你真的覺得他在乎你嗎?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陳雅的臉色猛的一變,像是被踩住了痛腳:“不許你胡說!”

 

“嫂子,自欺欺人沒意思,明告訴你,昨晚就是因為他在陪自己的情人小倩,才讓我去把你接回來。”

 

陳雅坐在沙發上,臉色突然變得慘白,輕輕咬著嘴唇,眼中升起一股霧氣:“我何嘗不知道這些,我只是騙自己不去相信,你為什么非要把真相說出來……”

 

她雙手掩面,身體微微顫抖著,傳出細微的抽泣聲。

>>>>本文《極品超能司機》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