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9-28 15:06 的文章

奶頭好脹快點揉揉啊哦,小浪婦,寶貝別流出來堵住—用勁太爽了再深一點

 她當時就氣壞了。

 QQ截圖20190316155235.jpg

 

沈芳芳滿臉羞惱,“臭流氓,臭傻子,我讓你偷看,我讓你偷看……”

 

 

牛壯邊躲邊委屈的抱怨,“我就是替你看看擦干凈了沒有,沒干凈我替你擦擦。”

 

 

“我用你幫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幾句后,紅著臉來到院內。

 

 

深吸幾口氣,將亂糟糟的心情平復后,沈芳芳決定走人了。

 

 

她想著趕緊讓牛壯出去承認,承認完了她就讓老爸過來牽牛。

 

 

至于牛壯……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她感覺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壯,趕緊出去跟人承認你放火的事情,別耍賴!”

 

 

牛壯從屋內出來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響,“我不耍賴,耍賴是小狗!”

 

 

說完,牛壯就邁開大步走出家門,往遠處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還有些老不不樂意,不樂意為了兩頭牛結果發生了那種羞人事兒。

 

 

可看到牛壯這個傻子真的去找人說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興。

 

 

她早就想好了,兩頭牛,品種不錯,重量也足,加起來能賣個七八千塊錢。

 

 

買個iphoneX拿在手上,堅決不能套殼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這樣也好讓別人看到她的新手機多么牛壁。

 

 

眼下見到牛壯奔著人群去了,她仿佛見到嶄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飄來。

 

 

飄來臉蛋兒上洋溢起開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壯那去了。

 

 

她得親耳聽聽,牛壯承認放火的事情,畢竟這可是她的功勞!

 

 

牛壯還真奔著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著承認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說閑話的老娘們兒們嚇一跳。

 

 

“不是,傻牛壯,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嚇人的。”

 

 

有人詢問,牛壯這才停止了怪笑。

 

 

環望過眾人后,他這才神神秘秘的說道:“芳芳要嫁給我啦,她還摸了我!她還要我告訴你們,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實是……”

 

 

正說著的,突然有溫潤小手一把將他嘴巴給捂住。

 

 

隨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紅著臉,著急忙慌的跟人解釋。

 

 

“你們別聽他瞎說。”

 

 

急匆匆的說完,沈芳芳拉住牛壯胳膊強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氣。

 

 

牛壯急了,死氣掰咧的掙扎著。

 

 

更是掰開沈芳芳的小手放聲大喊,“耍賴是小狗,我不耍賴,你讓我說!”

 

 

沈芳芳哪還敢讓他說啊,急赤白臉的再次捂住,更是死命的往遠處拖……

 

 

原本她還挺興奮呢,想著新手機就要到手了。

 

 

可走到近前后聽到牛壯這么一說,她當時就傻眼了。

 

 

這是要她的命啊這是,當著一群長舌老娘們兒的面,再把今天發生的事給傳出去。

 

 

那她還活不活了,以后還怎么見人啊!

 

 

牛壯還要承認放火的事情,但沈芳芳卻是打死也不敢讓他開口了。

 

 

更是邊拖邊小聲勸著,“傻牛壯,你別說了,我求你了,我求求你還不行嗎?”

 

 

牛壯被沈芳芳給拖走了,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長舌老娘們兒。

 

 

她們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覷著,隨后有人說道:“聽傻牛壯那話,我怎么覺得就像是沈芳芳幫他弄那事兒似的,然后還說起昨天早上那把火。”

 

 

又有人接話,“對啊,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媽一樣,想訛人傻牛壯的牛,所以故意幫牛壯干那事兒,引誘牛壯出來告訴咱們,承認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

 

 

“我覺得不太可能,沈芳芳一個大姑娘家家的,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兒?”

 

 

一群老娘們兒在那嘀嘀咕咕的,話題全部都圍繞在沈芳芳的身上……

 

 

牛壯被沈芳芳給強行拽走后,老大的不樂意。

 

 

他都生氣了,氣呼呼地甩開沈芳芳小手,他大喊,“我不能耍賴,我不當小狗,我要說!”

 

 

沈芳芳都給氣禍禍了,“你還有臉說?該說的你不說,不該說的你倒一點沒落下。要不是我剛才捂你嘴巴捂的快,這會兒村里就該炸開鍋了!”

 

 

原本還在生氣的牛壯,頓時愣怔,“誰家炸鍋了?不是我干的,我沒去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芳芳你可得給我作證,真不是我炸的,我沒買地雷,不是我炸的,真不是!”

 

 

沈芳芳差點沒給氣哭了,還地雷,地你麻痹……

 

 

理這東西跟傻子是沒法講的,沈芳芳氣到不行不行的,最終也只能是跺跺腳含恨走人。

 

 

但牛壯卻不放人了,一把拽住她胳膊,滿臉的討好。

 

 

“芳芳,芳芳,你別走,我這就去跟他們說,火是我放的。”

 

 

沈芳芳一聽這話當時就嚇的肝顫,她連忙拽住牛壯的手,含著哭腔央求道:“傻牛壯,我求求你了,今天這事你就當沒發生過好不好?你可千萬不要再說了,我求你了!”

 

 

牛壯很不高興,“不行,我發誓了,我不能當賴皮的小狗!”

 

 

沈芳芳真哭了,眼淚嘩嘩的,“我是,我是賴皮狗行不行?你行行好,千萬別說了……”

 

 

這會兒,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兩頭牛了,更不敢想新手機。

 

 

她就想著趕緊離開牛壯家,今天這事她自認倒霉,只求千萬別傳出去才好。

 

 

但牛壯偏不,還直吵吵著要做一個守信之人,堅決不當癩皮狗!在沈芳芳的連番央求下,牛壯這才放棄了‘承認放火’這件事。

 

 

沈芳芳長長松了口氣,轉身就走人,她是真怕了這個傻子了,沒招沒招的。

 

 

但牛壯卻不想放過她,這么嬌媚的小身子呢,哪能輕易放過?

 

 

于是在沈芳芳轉身準備離開的第一時間,他就把人給拽住了。

 

 

硬拉著胳膊,牛壯死活不讓沈芳芳離開。

 

 

“芳芳,你幫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歡讓你給我搓背。”

 

 

當沈芳芳聽到牛壯的要求后,氣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噴火了。

 

 

“你對我又摸又弄的,回過頭就出去差點把我賣了,現在還想讓我幫你洗澡?你這個死傻子怎么想的這么美?!”

 

 

她是真急眼了,也顧不上再說溫言軟語的欺騙牛壯,開口就是硬懟。

 

 

這一通懟,直把牛壯給懟的委屈到不行。

 

 

“我沒讓你幫我弄,是你先懲罰我的……”

 

 

嘟噥兩句后,牛壯忽地又說道:“我知道了,芳芳,你生氣了,你肯定是嫌棄我沒有出去承認放火的事。你等著,我這就出去跟他們承認去!”

 

 

話撂下,牛壯邁開步子就想往門外沖。

 

 

沈芳芳嚇的連忙一把抱住牛壯,惟恐拽不回來,兩只手死死摟在牛壯腰上。

 

 

這會兒的沈芳芳都開始懊悔,懊悔干嘛招惹這個傻子。

 

 

便宜不占著不說,還都快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但沒辦法,牛壯一門心思的想要出去‘承認放火’,她只能用盡一切辦法攔下。

 

 

甚至于,不惜答應為牛壯洗澡。

 

 

“好牛壯,乖牛壯,芳芳給你洗澡,好不好?”

 

 

溫言軟語的勸慰著牛壯,沈芳芳這才好不容易把牛壯‘承認放火’的心思給攔下。

 

 

可是當牛壯興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沈芳芳又懊悔了。

 

 

所以當牛壯把大澡盆拿來的時候,她羞聲問道:“牛壯,咱今天先洗頭行不行?”

 

 

牛壯立刻搖頭,“不行,我喜歡芳芳的手,芳芳的手溫軟,要幫我洗澡。”

 

 

任沈芳芳怎么說,牛壯就是不答應。

 

 

她還不敢惱,只要稍微表現的惱火,牛壯就要出去‘認罪’。

 

 

全村唯一的大學生沈芳芳,愣是被牛壯這傻子給逼的沒招沒招的。

 

 

最終,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牛壯脫光衣服,一絲不掛的坐在大澡盆里。

 

 

“唉,反正已經看過了,洗就洗吧……”

 

 

縱然心里有一萬個不情愿,沈芳芳也沒別的招了,只能下手幫牛壯洗澡。

 

 

只是洗著洗著的,她的心里就又開始癢癢了。

 

 

倒也不是她故意的,只是牛壯的胸膛實在太結實了,而且很是火熱。

 

 

人說男人的肌肉就如同女人的身前,對異性充滿了強大的吸引力。

 

 

最先看到這句話時沈芳芳不信,可現在當她親手接觸親眼所見后,她信了。

 

 

因為她忍不住的在幻想,如果被這強有力的胸膛給抱住,會不會特別溫暖?

 

 

這種念頭泛起在腦海中后,沈芳芳嚇了一跳,小心臟撲騰騰的急促跳動著。

 

 

她都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突然對牛壯泛起這樣的念頭。

 

 

可是在這種念頭的加持下,她又忍不住的將目光投向了牛壯。

 

 

腦海中幻想著自己跟牛壯發生些什么的旖旎畫面,沈芳芳嚇了一跳。

 

 

她覺得自己怕不是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吧,竟然會希冀那么粗暴血腥的受虐事情。

 

 

她不敢再想了,趕緊將目光挪向旁處,胡亂的幫牛壯擦拭著。

 

 

望著俏然臉蛋兒上寫滿慌亂羞澀的沈芳芳,牛壯又躁動了。

 

 

尤其是看到那雙被肉色絲襪包裹的性感美腿后,牛壯更加的沖動。

 

 

他想要得到她!

 

 

想到就做,這就是傻子的特權,都不需要講什么道理!

 

 

于是牛壯猛地一把抱住沈芳芳,硬生生的給拉倒在大澡盆里。

 

 

這大澡盆挺過癮的,坐兩個人都寬裕。

 

 

沈芳芳被拉的,身子不穩一下就撲倒在牛壯的身上。

 

 

“牛壯,你干什么!”

 

 

羞急到不行不行的,沈芳芳趕忙鼓足最后一點力氣,翻身準備從牛壯身上離開。

 

 

但這時候,牛壯卻端起了她的雙腳,讓她重新跌坐回澡盆內。

 

 

牛壯注視著那雙嬌嫩的腳丫。

 

 

忍不住的將頭湊了上去。

 

 

沈芳芳更羞了。

 

 

她掙扎著,拍打著,可牛壯就是不撒手,更不撒口。

 

 

沈芳芳想喊救命,可是話都嘴邊又不敢開口。

 

 

萬一被別人發現她和牛壯在一個澡盆里,那今天的事情還怎么解釋?

 

 

以牛壯這個傻子的智商,肯定從頭到尾的都說一遍,那她不羞死個人了!

 

 

所以她只能央求牛壯,“牛壯,別弄了,你松開我吧!”

>>>>本文《驚世狂少》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