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28 11:44 的文章

小黃文古代師父play,老乞丐吃柔雪的奶水,獨家精選:《婚婚欲碎:前夫,別來無恙》聞璐小說閱讀

 第9章 你就是這么照顧自己的?

第二天南城下了場好大的雨,還伴隨著閃電,聞璐擔心私家偵探來不了,沒想到他們下午順利來了。

聞璐親自去接的他們,把人帶到喜悅匯酒店吃飯。

捐獻骨髓的是個青年,也沒獅子大開口,就要了一百萬,聞璐同意了,她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來謝謝他。

一個半小時后,幾個人吃完飯,下樓離開。

酒店怕節日游客太多,所以左右兩邊都設計了一個旋轉樓梯,鏤空雕花欄桿,樓梯臺階上鋪的是大理石瓷磚,非常有層次感。

聞璐一邊說話,一邊下樓,不經意一瞥,她看到右邊樓梯下來一群人,個個西裝革履,似乎來談生意的,其中一抹人影非常惹人注目。

男人單手插在口袋,和身邊的人說著話,半邊側臉看起來很冷硬,身上有種男性的成熟魅力。

或許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男人的目光隨后冷瞥了過來。

清楚看到男人面容后,聞璐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她趕緊扶著欄桿,心顫抖著。

秦助理不是說澳洲那邊事情多,他至少要呆一個月嗎,這么快就回來了?

身旁的年輕人見狀,趕緊伸出手扶她,聞璐擺擺手拒絕了,下一秒就聽見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是不是貧血?”

聞璐抬頭,便見厲風行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她身邊扶住。

“嗯,沒事。”聞璐沒想到他會過來,不想麻煩他,嘗試深呼吸再站起來。

但才剛動了一下,兩腿就和沒骨頭似的又跌了下去,幸好厲風行就在她旁邊,看著她逞強的模樣,男人的眉頭逐漸皺了起來。

“……我……”

她動了動唇,下一秒就被人打橫抱起,落在一個寬闊的懷抱里。

腳下突然落空,她只能伸出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

“酒店隔壁有家超市,你去買點糖果和巧克力。”厲風行對秦助理吩咐,抱著聞璐大步去休息區。

聞璐頭埋在他懷里,沒吭聲。

到休息區,屁股一挨著沙發,聞璐就往旁邊挪了挪,盡可能不沾染他的氣息,聲音淺淺的,很有禮貌:“厲先生,謝謝。”

她的疏遠讓厲風行面色驟然一沉,到底沒說什么,只是把服務員喊了過來,讓他去廚房看看,打包一份粥送過來。

很快,秦助理買來了糖果。

厲風行撕開了巧克力的包裝袋,遞了過去,聞璐也沒客氣,接過巧克力,吃了兩口后,人才不那么暈了。

男人看著她蒼白的臉頰,劍眉無聲的皺起:“搬出去以后,你就是這么照顧自己的?”

“最近胃口不好而已。”

聞璐眼眶有些發酸,她努力挺直背脊,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脆弱,“那些合作商要緊,你是老板,先送他們離開吧,我沒事。”

厲風行盯著她看了好一會,聲音微沉:“聞璐,我們只是分居,并沒有離婚,你這么著急跟我撇清關系,讓那些合作商怎么看?”

原來,他只是怕影響公司的形象。

聞璐沒有說話,低下頭吃著巧克力。

明明巧克力是甜的,但入口,她只感到苦澀。

直到服務員把打包好的海鮮粥送過來后,厲風行才起身,讓秦助理在這:“你盯著她把這份粥吃完。”

他去送合作商們。

經過私家偵探兩人跟前時,厲風行問他們住哪,替他們喊了車,這才去送合作商幾個離開酒店。

聞璐看著男人有條不紊的安排一切,沉著冷靜,心里沒由來泛起一股酸。

如果他在她身上多花點時間,恐怕他們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這酒店的海鮮粥不錯,聞璐剛好餓極了,一向胃口不好的她吃完了一碗粥,秦助理想送她,聞璐說開車來的。

聞璐從包里抽出兩張鈔票遞給秦助理,“粥錢,麻煩你給他了。”

“好的,聞總您開車小心點。”秦助理客氣地接過來,和聞璐說了聲后,就撐著傘往不遠處的一輛黑色轎車跑去。

聞璐也要走,剛撐起傘,一抹人影從身邊擦過,撞了她一下。

“抱歉。”

那人道歉后就匆匆跑開,聞璐聽著聲音分外耳熟。

她抬頭就看到打傘往外跑的是個女人,女人跑到黑色轎車前,拉開后車門,低頭和里面的人說了什么,然后淺淺一笑,收傘坐了進去。

那精致的半邊側顏,赫然就是在醫院和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張漫雪。

也是厲風行的昔日戀人

 文學

第10章 行哥,打擾你了。
聞璐忽然覺得冷的緊,她裹緊了身上的風衣,視線很快從黑色轎車上挪開,撐著傘去找自己的車子,利落的開車離開。

……

厲風行正在打電話,下一秒后車門就被拉開。

“行哥,打擾你了。”

張漫雪笑了笑,坦然自若的收傘坐進車內:“院長請我們來這個酒店吃飯,這大雨天的,又攔不到車,剛巧我就看到你的車了,你來這邊談生意的嗎?送我一程沒事吧?”

駕駛座的秦助理默默當個木頭。

厲風行看著頭發滴著水的張漫雪,良好的修養讓他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從口袋中掏出手帕遞給她,隨后厲風行對秦助理說,“先送張小姐回家。”

“是。”秦助理利落的回答。

車子發動,在馬路上平穩的行駛起來。

張漫雪拿著厲風行的手帕,并沒有舍得擦雨水,而是趁著他們不注意,放進了包里,隨后拿出面紙,邊擦,邊對厲風行道謝:“謝謝你,行哥!”

“嗯。”男人淡淡嗯了一聲,隨后繼續處理事情。

張漫雪不敢打擾他,索性裝睡著了,頭靠在車窗上。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她真的快要睡著的時候,厲風行低沉的嗓音響起:“她都吃完了嗎?”

像是怕吵醒張漫雪,他的聲音壓低了幾分。

她?

張漫雪下意識的覺得這個她,說的是聞璐,就豎起耳朵聽著,生怕錯過了什么重要的環節。

“嗯,聞總把一碗粥都吃了,看起來胃口不錯。”秦助理頓了頓,又說:“臨走時聞總給了我兩百塊,說粥錢。”

厲風行聞言,身上的氣息冷了幾分。

秦助理從后視鏡瞄了厲風行一眼,就趕緊轉移話題:“厲總,剛剛吃飯時我出去查了一下,何先生心情不好,是因為他太太得了白血病,卻沒找到合適的骨髓。”

“他心情不好?”合上電腦,厲風行揉了揉有些脹痛的太陽穴,“這么看來,東區那塊地沒有這么容易拿下。”

“厲總,我有個辦法可以解決……”

秦助理的話還沒說完,一個越洋電話打到了厲風行手機上。

看著屏幕上的號碼,男人眉頭狠狠一皺,接電話前他吩咐道:“何先生的事,你全權處理,給我結果就行。”

秦助理應了一聲。

厲風行接起電話,一口流利的英語:“查理先生……”

靠在車窗上的張漫雪,睫毛微顫。

巧了,何太太也在他們醫院治療,而且,也是李醫生主治的……

說不定,這是一個讓聞璐徹底離開行哥的辦法。

幾天后,正在家休養身體,等待骨髓移植的聞璐,突然接到了李醫生的電話。

“聞小姐……關于你骨髓移植的事出了一些問題……”李醫生吞吞吐吐,讓聞璐頓時升起不好的預感。

追問之下,聞璐才知道。

原來院長一個朋友的妻子也得了白血病,而那捐獻骨髓的青年剛巧又和那位太太的骨髓吻合,院長讓李醫生先幫朋友的太太做手術。

聞璐當然不肯,人是她找到的,她立刻打電話給骨髓捐獻者。

青年接了她的電話,抱歉地說:“聞小姐,我已經在何先生安排的住處了,對不起,這種人我惹不起啊,我把定金退到你賬戶上了。”

沒等聞璐說什么,電話就被掛斷了。

聞璐怔怔地看著電話。

她好不容易托人找到,原以為半個月后就能做手術,沒想到被人截胡了

>>>>本文《婚婚欲碎:前夫,別來無恙》全文在線閱讀<<<<

十一选五走势图